5分快乐8官网

咨询电话:021-57569119

城市矿山为破碎机发展提供新思路

 “城市矿山”由日本东北大学选矿精炼研究所教授南条道夫提出,从金属资源回收循环利用出发,把城市比喻成为一座可以进行二次资源开发的矿山。在矿产资源紧缺与环境问题日益凸显的情势下,城市矿山正在为中国循环经济的发展,探索着一种全新模式。
有效利用“城市矿产”资源,既可以替代部分原生矿产资源,减少大量矿产资源进口,弥补我国资源不足,又能形成“资源-产品-废弃物-再生资源”的低碳、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对我国经济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日本,再生资源产业已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朝阳产业。据了解,发达国家资源再生产业规模已超过1万亿美元,仅美国的再生产业规模目前已达 2400 亿美元,超过汽车行业,成为美国的支柱产业。为了推进“城市矿产”资源的规模和高效利用,去年5月份,发改委与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用5年时间在全国建成50个左右的示范基地。要求每个基地年可开发利用的资源量不低于30万吨,有合理产业链,加工利用量占“城市矿产”资源量的30%以上,且工艺技术水平国内领先。
2001年,日本提出“城市矿山”概念不久,国内一些嗅觉灵敏的专家即对此展开研究。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工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金涌是最早一批宣讲这一概念的学者。2009年3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带队参加全球第二次应对金融危机的高层研讨会。在这次由日本主办的研讨会上,日本提出“在应对金融危机中,日本要变资源小国为资源大国”,口号一出,各国代表一片哗然,甚至有代表在现场嘲讽日方吹牛。
于是,时任日本首相请日本经济产业省负责人到现场发表了一个报告,报告提出:日本确是资源小国。为何又说是资源大国?因为现在日本的废旧资源不仅可以自给,而且可出口。
日本电子产品中共蕴藏着6800吨黄金,将这些开发出来,不单自给自足,还可出口。再比如铟,日本废旧产品里含有铟的量,占世界铟探明开采量的52%,在日本,铟不用开采原生资源,只要从废弃资源里去提取,其产量就可达到能控制国际铟价的规模。
报告结束不久,中国代表团参观了日本北九州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那是以处理废旧家电为主的一座“城市矿山开采基地”。在那里,中国代表们看到,废弃的家电产品成堆地放置在工厂一角,巨大的叉式升降机快速运转,搬运着从计算机等废弃家电中分离出的电子底盘。参观后,中国代表团愈发强烈意识到,原生矿越开采越少,世界上只有一种矿,资源越开采越多,就是“城市矿山”。2009年5月,国家发改委向国务院递交了一份有关实施“城市矿山等十大工程”的建议书。虽然其中的某些说法还只是初步设想,但温家宝总理很快就有了批示。2010年,首批7个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启动建设。
“城市矿山”对缓解国内资源瓶颈,有着无限潜力。”发改委环资司循环经济处处长郭启民告诉记者,当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加快发展阶段,对矿产资源需求巨大,2009年钢消费量从2000年的1.4亿吨增加到5.3亿吨,国内矿产严重不足,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石油超过50%,铁矿石接近70%。
同时,我国每年产生大量废弃资源。专家估计,2009年我国报废的电视机、冰箱、空调等家电产品接近9000万台,手机约2亿多部。单以手机为例,一亿部手机中可提取3吨黄金,比天然金矿的含金量高得多。只要回收到1.5亿部,就能从中提取3吨至4.5吨的黄金。
根据行业协会统计,2009年,我国十种主要再生有色金属产量约633万吨,接近有色金属总产量的24%,其中再生铜占铜总产量的52%。目前,每年铜产量是600多万吨,300多万吨是再生铜,产值接近1200亿元。“城市矿山”在中国实际上被赋予了更多的内涵。日本的“城市矿山”主要指废旧金属再利用,而中国专家又提出了“城市矿产”概念,其中包含了废旧塑料和橡胶再利用。
国内有大量废弃塑料包装物,1吨塑料瓶需要消耗6吨石油,北京市一家公司在2009年有近21亿只塑料瓶,大概是5万吨塑料瓶,相当于需要消耗30万吨石油,而我国许多中小型油田一年的产量也不过就是30万吨。面对中国长年沉睡的“城市矿山”,日本的企业从两三年前就开始着手在中国布局开发。而中国企业,更多执着于原生矿山开采,不惜舍近求远跑到境外找矿。虽然多数国人尚未理解“城市矿山”价值,但决策层已然发力。从2010年起,国家发改委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城市矿产”工程。
去年财政部对于第一批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拿出专项资金10个亿,还准备给予税收政策支持。郭启民介绍说,到2010年底,7家示范基地再生资源总量已达443万吨。
在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秘书长高延莉看来,“城市矿山”在中国还有更深远的发展。废旧资源的回收再利用,在中国早已形成一定的产业基础,民间说法就是所谓的“丐帮”,“城市矿山”项目将改变传统的“丐帮”模式。
正规回收物资企业会将回收的旧车压成废钢,而在上述这些小作坊,废旧汽车被改造成为变形金刚般的拼装车,因此导致了不少车毁人亡的事故。对上述问题,当时朱镕基总理做了相关批示,河北等地的废旧汽车无证回收市场最终相继取缔。
如今,中国废旧资源回收利用中简单、低附加值的‘丐帮’模式,依旧还在维持着,大量的环境污染以及安全问题仍然存在,而‘城市矿山’的运作,将对这种原始模式产生一定冲击。正在推广的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不同于以往的废物回收利用机构。它不是对废弃资源进行简单的拆解、打包,而要通过一定高门槛的专利技术,对废弃资源高效利用,生产出高附加值产品。国内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很多技术的先进性已超过日本、美国。比如在日本,汽车拆解还是用人工,拆解以后,压成一大块。然后经过矿筛破碎,出来以后分解出一块块铜、铁,由电脑控制,基本全部实现机械化。高技术门槛成为“城市矿山”的新标志,同时,它不再是小打小闹、分散地由单个回收企业运作,而是要求资源利用规模化,形成分拣、拆解、加工完整的产业链条,并在废弃物收集处理中,采取严格的环保措施,防止二次污染。
实际上,许多发达国家的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与政府鼓励资源回收、利用的政策不无相关。以丹麦为例,其每年产生的垃圾量达到1300万吨之多,其中,生活垃圾的比重占到22%。但政府通过施行环境税制度、押金制度、垃圾分类计量收费制度等,使丹麦避免了环境问题。据了解,丹麦税收部门对不同的垃圾处理方式征收不同税率的环境税:生活垃圾填埋税率为每吨375丹麦克郎,生活垃圾焚烧税为每吨330丹麦克郎,而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是免税的。
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数据,20世纪末,发达国家再生资源产业规模为2500亿美元,本世纪初已增至6000亿美元。而我国再生资源年产值大约200亿美元左右。与此同时,我国每年可以回收利用但没有回收利用的再生资源价值达350亿-400亿美元。这组数字既反映出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同时也显示出我国“城市矿产”资源开发还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每年约有500万吨左右的废钢铁、20多万吨废有色金属及大量的废塑料、废玻璃等没有回收利用。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来许多淘金者,这其中不乏国外企业。一位知情者则透露,如今很多废家电拆解厂都被日本企业收购或是入股,“沿海的企业他们一个个买,考虑到废旧电器里面很多贵稀金属,国家应该警惕不要丢掉了对行业的控制力。”
 

 
相关文章
推荐设备
咨询电话:021-57569119